加盟咨询:19939271115
新闻详情

关中老碗面就是天下一绝

浏览数:715 





 关中有不少古东西,比如大老碗。过去关中人家,锅碗瓢盆之外,每家几乎都有几只大老碗。有的人家日子凄惶,仅有的一只大老碗可能很“老”了,磕得豁豁牙牙,吃起饭来甚至挂口,但这只老碗还是不能丢,因为它是这个家庭的代表性餐具。

 关中人吃饭爱用大老碗,和关中的地域以及物产丰饶有关。关中曾经是中华农耕文化的发祥地,神农氏后稷曾在此教民稼穑。而“天府之国”的称谓,最早是指关中地区。食物丰饶了,盛装食物的碗,自然也就不会小气。大大的老碗,装满饭食,一碗吃饱,也就省去了小碗来回添加的麻烦。关中人吃饭爱用大老碗,也和关中的民风民情有关。关中土地辽阔,民风淳朴,民情豪爽而耿直。表现在吃饭上,就有一种大碗喝酒、大口吃肉的秉性。所以,大老碗就成了关中人的最爱了。过去,关中的长辈人吃饭要用老碗;而成年人,不管男女,也都习惯用老碗;至于娃娃,因为饭量和力气有限,只能用较小的碗了。不过,一旦看到了小娃端老碗的景象,大人们往往就要大加夸赞,说这个娃以后能“咥活(指能干成大事)”,是“关中楞娃生胚子”的料。当然,小娃如果能“端老碗吃饭了”,也就说明娃娃长大了,这是长辈的期望和惊喜。

 碗是什么时候发明的,我没有看到史书上的明确记载。《说文解字》释:碗从“石”,发“宛”音。由此可知,最早的碗应该是石质的,这和新石器、旧石器时代有了关联。人们在发明石斧、石刀、石针、石鱼钩的同时,也就发明了石碗。有些凹形的石器,具有盛装的用途,人们打磨打磨,使之形成比较规矩的形状,这就是碗的雏形了。早期的人,能有一个盛食的器皿就很高兴了。秦腔《拾黄金》中的流浪汉胡来,讲起自家当年的富足时便夸耀:“吃饭端的是玉石碗,尿盆上镶的是五彩蓝。”碗是用玉石做的,足见其生活之富贵。石碗之后,人类发明了陶器,可以随心所欲地制成不同形状的器皿,陶质的碗就问世了。再后来人们发明了瓷器,粗瓷细瓷,民窑官窑,瓷碗的品种琳琅满目。现今,尽管做碗的材料又出现了搪瓷、玻璃、塑料、不锈钢等各种材料,但最好的还是精美的细瓷碗。

 关中的大老碗,多是耀州窑烧出的粗瓷碗。“耀州窑”位于渭北铜川的黄堡镇,始于唐代,北宋末最为兴盛,是北方青瓷的代表,曾为朝廷烧造过“贡瓷”。其烧制的青花大瓷碗,碗体硕大,碗底足径却显得很小,并且在外壁上有两圈凸棱,便于人们单手端稳抓牢,关中人称之为“把把老碗”。陕西八大怪之一——“面条像裤带”,而这种“把把老碗”正是吃这种裤带面的正宗餐具。老碗的碗有多大?贾平凹在其一篇文章中曾经说到,山里人吃饭蹲在门口,端一只“碗比头大”的饭碗,吃的时候“碗也摇,头也摇”。关中还有一种老碗,造型是锥体,口大底小,瓷很粗,碗楞很宽。有的人家不小心打破了碗,却舍不得扔,便要请箍碗匠来箍碗。箍碗匠用金刚钻搭上清油,在碗破裂的两边钻好细眼,然后用事先做好的铁扒子钉上,钩平尖头,然后用油泥抹实裂缝的钉眼处,老碗就又可以用了。

 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农村公社化时期,每到饭时,家家男人披着衣服,一手端着老碗,一手端着菜碟,手心里还夹着馍。大家汇聚在村口的大树下一起吃饭,这便是关中的“老碗会”。关中人吃饭“有凳子不坐蹲起来”,其实这也和关中人吃饭端大老碗有关。由于碗大,盛的饭就多,一只手端着,时间长了肯定费劲、支撑不住。如果吃饭时“蹴下”,端碗的胳膊肘正好就可以担在腿上。而且,蹴下的话,距离放在地面上的菜碟子也近了,方便夹菜。另外,圪蹴吃饭可以防止胃下垂。农人活重,饭量大。蹲着的时候大腿可以托着胃,减轻肠胃的负担。这样看来,关中人圪蹴着吃饭其实暗合着科学道理。

 走遍全国各地,感觉关中的大老碗就是天下一绝。“大、重、厚、笨”的关中老碗,外表看起来愣头愣脑,可骨子里也饱含着朴实憨厚。外地人到西安吃羊肉泡馍,一看那只大老碗就先要惊叹一声:“哇,这么大的碗!”关中的碗大,是因为关中人的度量就大,度量大,包容自然就大。汉唐时期,关中的长安就已经是“纳四海宾朋,融八方来客”,千年积淀的风气——大气、厚重、融合和交流,在这一只关中的“大老碗”里,得到了充分的交汇和融和。

 关中大老碗,奠定了关中人的基本性格,辈辈相传的大老碗,传承着关中人的性格密码,而关中人的审美特征,比如简约、凝重、大气与深沉厚重,其实也都和这只关中大老碗紧密相关。这就是为什么,在各种精巧餐具方便生活的当下,关中人仍不愿遗弃大老碗的个中原因。